一体机专用纸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一体机专用纸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13:30 阅读: 来源:一体机专用纸厂家

两人进了咖啡屋,挑了张临窗的桌子。

阮君悦点了自己喜欢的拿铁。

牛奶的香甜与咖啡的苦涩相融,最适合偶然相遇的人,品尝这种怪异的味道。

她没有加糖,就这么端起来大口大口的喝,也不管它是什么味,也不管它有多烫。

穆琰望着她皱起眉头:“悦悦你到是一点没变!这么苦,这么烫,亏你还能大口大口喝下!”

阮君悦没想到他竟无聊到连自己的这点细小爱好也瞧了去,搁下咖啡杯,舔舔嘴说:“我赶时间!”

说时看了下表,其实她压根没心死坐在这与他面对面。

此时的她心绪难宁,压力山大,说直接些,她受不了他灼热的目光,没法面对他。

穆琰端起玻璃杯尝了口柠檬水,眉头再次拧结。

“你的事我都知道!当真过不下去离了也好!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位置!”

穆琰说时用手按着自己的心窝。

阮君悦望着他手按的地方,眼眶酸涩:“对不起穆琰!我们……再也回不去了!日子再难过,也是我自己的选择,哪还有退路!”

阮君悦觉得自己从没这般脆弱过,就是叶楚凡与杜溪瑶当着她的面在家里做那种事,她都没这般难过过。

穆琰的话名义上是在安慰她,实则却像给了她一巴掌,明明白白地笑她活该。

她到底是个女人,纵是再坚强,再会伪装也是血肉凝聚。

泪水簌簌滑落,阮君悦觉得自己今天泪腺特发达,纸巾擦了一张又一张。

忽见一道闪光划过,阮君悦与穆琰同为一怔,不时朝窗外望去,见一男的鬼鬼祟祟的。

“叶楚凡找人跟踪你,想必是在搜找出轨证据!悦悦,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!”穆琰劝起阮君悦。

“谢谢你跟我说这些!身正不怕影子斜,他想怎么做是他的事!但,这个婚我不会离!对不起我还有事,就此告辞!”

阮君悦心里酸涩的紧,出了咖啡店那会,整个人都是恍惚的。

叶楚凡处心积虑一心想跟她离婚,深深灼伤了她的心,可即便这样,她仍要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现,太阳明日还会东升西落的样子活下去。

阮君悦不知道,她刚离开咖啡屋,马路对面那辆黑色的房车跟着开起。

叶楚凡望着阮君悦的背影拳头攥得紧紧。

“敢当着我的面会旧情人,阮君悦你的胆子越来越大!”

叶楚凡越想越气,一拳砸在方向盘上。

阮君悦将乐乐接回家,保姆已做好饭,望着一桌丰盛的晚饭,阮君悦半点胃口都无。

跑上楼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梦里她似回到了五年前,与穆琰一起游玩,度过了一生最快乐时光,然而分手时的那幕又让她心力憔悴,梦里又哭又喊,痛不欲生。

阮君悦觉得嗓子疼得厉害,喃喃唤道: “水!水!”

恍惚中她看到有人给她端来了水,那人的轮廓映着灯光一点点清晰,竟是叶楚凡。

阮君悦吓了一跳,又见他接长着一张俊脸,一时不知所措。

她扶着床幽幽坐起,感觉身躯软得如团棉花。

“别动!你发烧了!”

叶楚凡开口说。

阮君悦这才想起,接了乐乐回来,就觉得累,没想到这一睡竟不知了时间。

见桌上摆着药片和温度计,料想是叶楚凡为她准备的,心上一暖,道了声“谢谢”。

叶楚凡却像是不接受她的谢意般,转过了身。

“你还是养好身体再来谢我!”

说时一阵风似地步了出去。

阮君悦的身体底子好,睡上一觉,第二日又精神焕发。

叶楚凡一夜未回,这种事也不是头一回,阮君悦到不在意。只是看叶楚凡昨晚的表情似有话要问她,却始终未开口,反倒像质问未成,受了气般怒气冲冲地跑了。

这样的他越发让阮君悦看不懂。

不久,就听说,叶楚凡开始追求戚氏的Amy小姐。

阮君悦早见过Amy,知她外表与王素菲有七八分像,叶楚凡追求Amy也无可厚非。至少Amy不像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。

阮君悦想或许真是天意,她与叶楚凡终是无缘。

就在她下决心成全叶楚凡的时候,一个极大的打击让她几乎崩溃。

与戚氏的合作突然间中断,据说新产品上市一个星期,频频出现食物中毒事件,眼下新产品已全部撤回,封锁在仓库,等待接受上级部门调查。

除了经济原因,怕是牵涉到要刑事责任。

阮君悦想不出这是谁要致她与死地,出手这般狠绝。

与Amy联系,电话一直关机,无奈她找叶楚凡帮忙,看能不能打通关系将案件延审,可叶楚凡却说,这种事他不好参与,不然会惹祸上身。

建议阮君悦将阮氏剩下的股权全卖掉,以减轻连带关系,至于刑事责任,讲究真凭实据,若真被人陷害,可向法院申诉。

阮君悦已是走投无路,不得不将阮氏的股权全卖掉,之后又一次次将收集到的证据交给法院,终于平复了这起事件。

可惜事件平复了,她已是身无分文,唯一剩下的“兴悦酒店”早归于叶楚凡名下。阮氏一夜间真正完蛋了。

接二连三的打击,阮君悦人消瘦憔悴的厉害,终于大病一场。

Amy再次出现,她来到病床前看望阮君悦,并带来了戚氏的合同违约金。

这时阮君悦发现Amy与乐乐走得非常近,听保姆说,Amy出手打乐乐,逼着乐乐唤她妈咪,乐乐不愿意,Amy将乐乐关进小房间,不给乐乐饭吃。

阮君悦听得心疼,哪有心思住院,不等乐乐放学就赶去接乐乐。

Amy抢在阮君悦之前接走了乐乐,不想乐乐看到了阮君悦的车急着朝她奔来,这时一辆丰田汽车快速驶来。

阮君悦只来得急撕心裂肺地呼喊,却再也唤不回乐乐。

乐乐悲悲凄凄地唤了声:“妈咪!”

人已倒在血泊中。

阮君悦发疯似地朝乐乐奔去,将一身是血的乐乐抱起。

阮君悦的泪水伴着乐乐身上的血水汇聚一齐,在身下洼了一滩滩。

触目惊心的让人不忍睹视。

叶楚凡赶过来,被眼前的景象惊呆。

那个平日坚强勇敢的女人,穿着一身病人服抱着早无生息的女儿哭得呼天抢地。

他的眼圈红了,形同木偶般朝阮君悦步去。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。后半部分即将开始了哈!

净化空调设备格力中央空调多联机惠州净化空调工程报价

丽水市青田县消防水管查漏价格合理

太原柴油发电机出租报价

现货商丘污水收集HDPE克拉管库存量大

西安灭鼠公司排名消杀公司

核电厂高精度金属安检门华中地区供应商

5吨国六洒水车报价

珠海市香洲区代写标书的公司代写标书价格

山西省12吨吸尘车处

扬州CPVC电力管回填方法推荐